一口酥

可是我难过

【凯歌】异地恋 (上)(rps真人向,HE,两发完结)

之前写了个小甜饼破了百,才知道萌凯歌的人也不少,倒满吃惊的......

这次写个上下篇,让两只好好谈个恋爱,现实向

(HE,生活已经这么的艰难,能不虐就不虐)

===========

对于王凯而言,胡歌的存在完全是个计划外的事。

王凯不止一次在访谈里说,想找个善解人意的姑娘,有稳定的工作,能让自己一回家就能看到,能让自己有家的感觉。

胡歌么,十二个月里十一个月在拍戏,呆在宾馆的时间比在家长,还不是个姑娘。

这都哪跟哪呀,王凯想。

王凯是个典型的狮子座,霸道冲动又自我,情路走的磕磕碰碰。拍戏辛苦,好不容易有时间谈个女朋友,动不动几个月在外地,动不动夜戏到天亮,也不会煲电话粥给女孩子说情话,拌嘴吵架了也不会哄。热恋期一过,长期见不着面又吵个不停,一来二去感觉就消磨殆尽。这样的事有了几次,王凯索性一心忙事业,更是对异地恋有了心理阴影。

彼时两人刚确定关系不久,胡歌飞北京,抽了个空去看王凯,两人又不敢出门吃饭,只好在家煮面条。

“胡歌,我其实不想异地恋。”

胡歌一听脸就黑了,筷子往桌子上一拍,瞪着王凯。

王凯吓了一跳,塞了满嘴的面来不及咽下去,一边努力吞咽一边抬头看胡歌,眼睛眨巴眨巴。

胡歌见不得王凯一脸无辜,又气的半死,手指抬起来指指王凯,半天说不出话。

自己和王凯这档子事,全是王凯的锅。追的时候跟个二十岁的愣头青似的卯足了劲追,我人都给你追上了你给我说不想异地了,这是后悔了还是怎么的?!

那边厢王凯咽下嘴里的面,也不看胡歌,“我这不是不想咱俩异地么”

合着是这意思,胡歌气的要死,“王凯,你有没有脑子?你说我们俩这工作性质能不异地么?”

王凯半晌冒出一句,“我怕搞砸了。"

胡歌听出弦外之意,也不做声,默默往嘴里塞面条。

胡歌有过去,圈子里真真假假的情意一本烂账,王凯那时虽然不红,前女友却不少,真计较起来,也说不清谁在这方面亏欠了谁,胡歌自己被感情伤过,知道演员恋爱不容易。两个事业上升期的男演员,又浸在娱乐圈的染缸里,是非八卦缠身,王凯不想异地,胡歌特能理解。

胡歌洗了碗出来的时候,王凯正在窗边抽烟。烟雾缭绕,看不清王凯的脸。王凯最近事业上升期,活动站台连轴转,眉眼间都是疲惫。

胡歌默不作声的看了一会,走过去拿王凯手里的烟,自己吸了一口。王凯脸上的烟雾散去,看着胡歌的目光清明而坦荡。胡歌想,王凯其实都懂。

只是容不得胡歌多想,王凯伸手抽走了胡歌嘴里的烟,再一愣神,王凯的吻就落了下来。

两人交换一个带烟味儿的吻,胡歌快喘不过气来的时候王凯才放过他的唇,吻细细密密的落在脖子和锁骨上,带着一点凉意,寒气一直钻到衣服里头去。胡歌手抚上王凯的背,轻轻的叫了一句“王凯”,王凯把一个亲吻烙在胡歌胸口,抬头看向胡歌的眼睛泛着丁点水光,“我知道。”

胡歌坐在候机室的时候想,两人默契的对过去绝口不提,更不说未来,一直假装看不见两人间深深的鸿沟。王凯突然提起异地恋的事,却是有自己来推第一张多米诺骨牌的意思了。

王凯从助理手里接过手机的时候刚拍完一条夜场戏。

凌晨的时候王凯卡着胡歌睡觉的点发了个晚安过去,胡歌没回。三点钟的时候丢了个“我想你”过来。

王凯盯着胡歌的名字发了会呆,动手打字,“在夜戏”

想了想加一条,“你早点睡”

过一会又忍不住,“我快冻死了”

胡歌早上起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三条一条比一条多一个字的微信,忍不住翻了个白眼。

胡歌今天飞北京,王凯的剧组过两天要到上海取景,各去了对方老家,还是见不着。

胡歌前脚刚到北京,后脚王凯的微信就追了过来,点开一看两大坨文字,全是北京犄角旮旯里的涮肉火锅炸酱面羊蝎子的地址,把胡歌馋的不行,怒骂一句王凯你大爷,情话不会讲,吃的一箩筐。

电话里胡歌和王凯抱怨北京的冬天冷,宾馆哪里都不好,暖气有一阵没一阵的,房间里吃夜宵吃到墙上把打扫卫生的阿姨气的半死。王凯只在那头笑,胡歌抱怨半天,突然叹气,“王凯,我想回家”。

王凯也不知道怎么安慰胡歌,说了没两句胡歌就听见电话里导演叫王凯对戏,匆匆忙忙就收了线。

胡歌不免怏怏,放下手机看台词本,看了两行看不进去。电话里只顾着自己抱怨,也没来的及好好听听王凯的声音,似乎有些哑,大概感冒还没好全,生病的王凯应该又瘦了些,也不知道是什么光景,胡歌很想他。

电话一震,胡歌以为是王凯得了空打回来,再一看是经纪人,接电话的口气便是止不住的失望,听到经纪人说前任最近在捆绑自己炒热度,心里更是烦闷,没说两句就挂了电话。

过几天胡歌回到宾馆的时候被前台叫住,说胡先生有你的快递。

胡歌随手扯开快递信封,里面掉出把钥匙。胡歌先是一愣神,想了想就忍不住就开始笑。

王凯这家伙也挺浪漫的。


TBC


评论(23)
热度(187)

© 一口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