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口酥

可是我难过

【小坏蛋】(超恺,第八期泼糖脑洞,轻微字母)

从航站楼出来,已经是凌晨四点,疲惫的七人在保姆车上熟睡过去。




“郑恺,醒醒。”迷糊间听到助理的声音,郑恺眯着眼,“怎么啦?”




“酒店到了。”




郑恺眼前清晰起来,看看四周,其他六只都走了。




“他们人呢?超哥呢?”




“邓超他们先上去了,大家都累早点休息。”助理解释。




从节目结束郑恺就没机会和邓超单独说句话,上了车更是累的直接睡过去,眼下邓超更是没和自己打招呼就上了楼,郑恺有些慌乱,他果然生气了?

谍中谍,泥煤的谍中谍,郑恺腹诽,偏偏要骗邓超,偏偏自己还是最后一个,偏偏邓超那么温柔的抱着他道歉,害的他眷恋那个温暖的怀抱,延长了哭戏好抱的久一点。“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痛苦。”热气喷在郑恺耳朵上,痒酥酥的触感,郑恺的耳朵简直红的能滴血。


“明天10点的飞机飞虹桥。”

助理的声音把郑恺拉回到现实,“啊?哦好。”



邓超住在郑恺斜对面的套间。郑恺停在邓超房前,犹豫着不敢敲门,这么晚了,他睡了吧?


郑恺犹豫再三,还是转身打开了自己的房门。洗完澡出来,外面天已经蒙蒙亮,郑恺却毫无睡意。

你会不会对我很失望。


郑恺随便套了件T恤,抓起赢来的大飞机往外走。

敲门。没人应答。

再敲。

“谁呀?”邓超的声音沙哑而疲累,郑恺没来由的心一疼。

“超...超哥,是我”。

门那边静了一静。

“恺恺啊,我已经要睡了,有急事么?”

“超哥,能开个门不。”眼看邓超连门都不让他静,郑恺有些慌了。

门那边又是一阵安静。

然后锁扣一响,门开了。



邓超一开门就看见了垂头丧气一脸委屈的郑恺,头发还没全干,刘海软软的垂在眼前,说不出的乖巧。

邓超一看就心软了,忍不住想抱抱他,好不容易才勉强绷住脸。

进了门郑恺还是扭扭捏捏,不敢看邓超。

“这个...给等等。”郑恺想了半天不知道说啥,把大飞机递过去。

“哎,谢谢。”邓超接了过去,也不多说话。

恋人对自己这么冷淡,郑恺有些不知所措。“超哥,我不是故意的。我真不想瞒着你。”

然而那人仍然没有说话。

“超哥,你别这样,”郑恺声音低了下去,“你这样我难受,你要我干什么都行,别不理我。”

“哦?干什么都行?”

郑恺心觉不妙,果然抬头看到邓超朝自己鬼畜一笑。



糟糕。

救命啊。



郑恺三步并两步欲图夺门而出,被邓超长手长脚一把捞了回来。“哪里跑?”熟悉的气息喷在郑恺的耳朵上,郑恺垂死挣扎了两下,弱弱的准备谈判.”超哥,我们不是说好不在录节目的时候…对吧?”

“是呀。”邓超的声音无辜,“谁让你自己送上来的。”
郑恺欲哭无泪,“超哥,这期节目很累的,早点休息好么?”
“好呀,”邓超笑嘻嘻,“咱们这就休息。”
郑恺的心几乎是崩溃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小坏蛋,敢骗我”

郑恺说不出话,只能感觉邓超舌尖勾绘他耳朵的形状,牙齿轻微的啮咬,还有狠命的冲撞。

郑恺连连求饶撒娇讨好丝毫不起作用,邓超温柔的亲吻侵吞他的抗议哭叫和呻吟,身下却是毫不留情,一波一波的快感堆积,郑恺几乎要哭出来,身体几乎瘫软,只能由着邓超把自己像烙饼一样翻来翻去。

昏睡,严格的说,是昏倒过去前郑恺闪过最后一个念头,以后宁可输掉也不要惹邓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评论(3)
热度(54)

© 一口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