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口酥

可是我难过

我告诉自己这不算恋爱失败,这是你还没有准备好开始恋爱

这样的事情发生第一次的时候,我自己都难以理解我的痛苦为什么来的那么迅猛而漫长

毕竟时间点和时间跨度完全不合理也不至于,说是因为之前的一切的引子,我自己都不信

记得躲在异国他乡的地下室里对着房东送的几瓶酒在深夜痛哭,记得似乎做了可以做的一切,拉不下来的脸也拉下,最后关头你松口的诚意却是微薄

记得我终究放弃,凌晨5点独自带着硕大无比的两个箱子奔赴机场,50斤重的箱子怎么到的机场现在回忆起来完全想象不出来

记得我们在旧金山机场微信里的摊牌,4个小时在万里高空的情绪宣泄,我终于可以平静的说话,平静的告诉你我这几天这么做的原因,那是个谎言,不完全是,但是我希望你相信

虽然回想起来一切都是可笑的,从开头到结尾,我们谁的动机都不单纯,一切仿佛规定的芭蕾舞步,我们准确的踩着节奏做动作,最后一拍,你收的完美,而我崴了脚。

然而再藕断丝连磕磕碰碰也终于熬到到了半年后,这样的事情又发生了

这一次我无比小心,带着深深的保护罩和烙印的伤痕,带着提防提醒自己一定不能再陷入这样的痛苦,因为我的痛苦漫长而纠结,毫无原因和章法,让我自己束手无策

然而结局向着我熟悉无比的步调发展

我以为我可以麻痹自己,然而我的思绪在酒精里,在浅睡眠里,在半梦半醒里都无比清晰,一下一下的刁啄着我的神经


发生了那么多次,经历了那么多,可笑的你从未长大,你不值得你所经历的一切

我只能告诉自己,你还没准备好,你还是没有准备好,14年7月你没有准备好,15年新年你没有准备好,15年5月你还是没有准备好

我只能杀死我的温柔,杀死所有的相信与天真,投身在碾碎你我的洪流


评论
热度(9)

© 一口酥 | Powered by LOFTER